资若铭:文学青春的一抹亮色青涩文学

动漫要闻 2019-10-28200未知admin

  毕业三年,在初夏时节,读到母校学生的青涩文字,心中充满温情,且勾起我诸多关于青春、关于文学的回忆。

  真正开始接触文学,是在大一。那会儿除了听文学课程外,课余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阅读文史书籍。当时馆内图书检索不便,我就索性一本接一本地读。到了大三,三楼左右两个文史图书室的书,我基本上读了个遍。记得有次暑假,我从图书馆借来一堆书,用行李箱提了回去,假期看完,开学又提回学校,上下火车,累得够呛。

  这样的读书劲头,如今想来,是有原因的。头一件就是没有女朋友。正因为费尽心力都找不到女朋友,每天上完课,总得找点事做,青涩文学于是只能在文学海洋里去寻找爱情。而且,我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肚里墨水多了,总有女生喜欢,你看,那时的我,多天真。

  当然,更多的,是来自几位的影响。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的王晓虹老师对我促进极大。她上课有个特点,喜欢提问,引导学生思考,而且问题新颖,别具一格。我因为喜欢她的课,所以很想回答问题,得到她的表扬。但王老师的问题,通常与许多文学作品和文学理论联系紧密,没有读过这些作品,很难回答出来。我只能把文学史教材提到的作品,一遍,有些不喜欢的,也要知道个大概。久而久之,正是这一部分阅读,为我打下了一定的文学基础。还有一位老师,即是我的员陈馥珺。她自己是个书虫,也很注重引导我们读书、支持我们读书。但她很少讲大道理,只是偶尔不经意间提一两句。她的行动多于。

  书读多了,就有动笔的冲动。大学前两年,断断续续在空间日志写一些心情文字,但都是练笔,缺乏深刻。到了大三,一次偶然机会,我参加笔架文学社组织的一次文学。席间,小说名家陶少鸿侃侃而谈他的人生和写作经历,评论家陈集亮口吐、文史民俗信手拈来,编辑周岳平则是从编辑的角度循循善诱。时间不长,但内容让我受益匪浅。会后,我大胆地联系周老师,给她主编的《桃花源》投去了一篇散文《单车少年》。当时,周老师给出了评价,“大拇指两个,小说中的散文,散文中的小说”。那时我真是兴奋得不得了,差点在寝室里跳起来。没多久,就收到样刊和稿费,这算是我第一次在主流文学刊物上发表文章。

  毕业之后,读书和写作依旧是我工作以外最大的乐趣。文学就像一位知己,陪伴我度过许多孤独难熬的日子,同时,它的养分也深深融入进我的生命里。它给予我一个宽广阔大的内心世界,在这个丰富的世界里,我可以尽情遨游。尽管如此,文学仍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始终觉得,文学是一种爱好,真实的生活远比文学重要,那种脱离生活、青涩文学生活现实去热爱文学的行为,其实是没有真正理解文学与人生的关系。

  文学能让青春添彩,青春也永远是文学的希望。大学里,多读些书,写点文字,对生活是一种充实,对以后的人生也是笔财富。愿学弟学妹们拥抱文学,享受文学,珍惜大学时光,青涩文学我也愿意与大家相识,共同在文学梦想里前行。

Copyright © 2002-2013 狐假虎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