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搅东湖新村局者上位:滁州有多猛

生活要闻 2020-10-13196未知admin

  近期,各地陆续晒出2019年成绩单。

  在中部省份安徽,16个地市2019年主要经济指标已公布完毕。按经济总量排名,合肥、芜湖、滁州、阜阳、安庆,分列省内前五。

  数据来源:各地 整理制图:城市

  名单之外,排名第六的马引来不少关注。

  马因钢铁而兴,已连续两年蝉联全省P第三位,这次却大幅退步、被连升两位的滁州挤下“第三城”宝座。

  实际上,不看“第一”看“第三”,这个说法在安徽省内城市竞争格局中由来已久。“第三城”是否易主、是否有冲击第三的“”、谁的“攻势”最猛烈......过去几年,几乎每到季度或年度经济数据发布之时,相关问题便会成为讨论焦点。

  而此番上位的滁州,是否还有可能更进一步,改写安徽甚至长三角城市竞争格局,也令人期待。

  图片来源:滁州市发布

  “第三”再次易主

  刚刚“失守”第三城的马,其实也是两年前才攀上这个。

  近五年的《安徽统计年鉴》显示,2015年和2016年马P均居全省第四;被称为“长江五虎”之一的安庆,此前则位居安徽第三。2017年,两者位次交换;次年,马继续保持“第三城”。

  近日,新一年数据公布,马的成绩仍有可圈可点之处:经济总量首次站上两千亿级台阶、以8%跑赢全省7.5%的P平均增速、主要指标增幅“高于长三角城市平均水平”。

  

  图片来源:马发布

  可惜,突破“两千亿”的不止马一家,增速高于8%的更是大有人在。

  根据最新数据,2019年安徽P前五城市,经济总量均在两千亿元以上。其中, 2018年位列全省第五的滁州,以2909.1亿元经济总量,省内排名连升两位;P增速达9%的阜阳,从此前的第六升至第四,经济总量达2705亿元;第五名的安庆为2380.5亿元,比马多出270亿左右。

  自此,安徽“第三城”再次易主,滁州接替马坐上这一。

  各中缘由,马也做出了。今年2月,马官网发布《2019年全市经济运行情况综述》。其中指出的原因之一是,部分工业企业生产下滑或停产。

  斯特拉斯堡新赛季表现相当差,5轮战罢,录得1胜4负,已经开始自己的保级之。唯一一场胜利还是在排名垫底的第戎身上所得。上轮走访摩纳哥,球队在半场0-2落后,不过并未因此而放弃,尽管下半场得到人数的优势而追回两球,可惜未能挡住对手的反击。

  马曾因钢铁工业闻名全国,2019年,马钢集团工业增加值下降0.1%;同时,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长面,比上年回落8.5个百分点。而在当地5户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停产更多达100户,比前一年增加72户,拉低全市工业总产值增幅1.1个百分点。

  更棘手的是,已有工业企业表现不佳,后续投资增长动力还在减弱。

  指出,2019年,当地固定资产投资指标增幅未达到年度预期目标,比预计值低4.1个百分点,增幅排在全省倒数第三。

  同时,当地5000万元及以上项目,在库统计561个,比上年减少44个;全年共新增入库210个,减少179个,减少近一半;计划总投资623.7亿元,减少346.7亿元,降低约36%。

  目前,马市的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仍处于攻坚期和阵痛期;新的接续和替代产业,尚未形成支撑;全市工业经济的发展,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钢铁、化工等传统行业的发展情况。

  对于马而言,新的经济增长点跟进不快,转型升级还任重道远。

  “搅局者”滁州

  在安徽,“第三城”之所以成为争夺焦点,与一二三名之间的P“鸿沟”不无关系。

  长久以来,省会合肥“一家独大”。2018年,合肥P为7822亿元,是第二名芜湖的两倍有余。2019年,合肥以9409.4亿元继续领跑全省,并有加速冲刺“万亿级”俱乐部之势;省内第二名芜湖,仍停留在3000亿级(3618.26亿元)。

  它诞生于 1930 年代,近百年来工艺和尺寸都有所调整,还有不同大小的颜色和皮质。

  合肥 图片来源:摄图网

  而第二名芜湖,此前地位一直相当稳固。

  到2018年,在芜湖P已经以“3”打头之时,除省会外,安徽城市最高也只是以“1”打头。当年,芜湖P为3200亿左右,领先第三名马近1400亿元,相当于在经济体量上,整整多出一个第九名的宣城(1317.2亿元)。

  再往下,对于“第三城”的争夺却尤为激烈。

  2017年成绩单出炉之时,刚刚坐上“第三城”交椅的马,P为1710.09亿元。这一数据,仅以1.26亿元“险胜”前一年的第三名安庆,与滁州之间的差距也只有105.7亿元。2018年,前者差距进一步缩小为0.51亿元。

  2019年,滁州以“搅局者”姿态连升两位,直接超过此前你追我赶的三四名——马和安庆,以近3000亿元P成为安徽新的“第三城”。同时,滁州的强势崛起,也率先打破前两名之后的“混战”局面。

  数据来源:wind及各地 整理制图:城市

  拥挤的“第三城”争夺区间,内部差距明显拉大。2019年,滁州P高于第四名阜阳204.1亿元,超过第五名安庆528.6亿元,比马多出798.1亿元。

  不仅如此,异军突起的滁州,甚至还颇有向“老二”芜湖发起挑战的势头。据芜湖市数据,芜湖2019年P为3618亿元,约领先第三名滁州700亿元。这一差距,比前一年二三名之间1300亿左右的差值,直接缩减了近一半。

  据此,不少观点指出,随着滁州“逆袭”,东湖新村安徽甚至长三角区域内的城市竞争格局,或将面临重新“洗牌”。

  大打“南京牌”

  跨级拿下“第三城”,甚至有望打破稳定的经济格局,滁州的“逆袭”并非偶然。

  原本占据第三的安庆,在2016初枞阳县被划归铜陵管辖后,2017年被连跨三个百亿台阶的马挤落至第四位。巧的是,也是从2016年,滁州开始喊出要“冲刺总量全省第三”。少林僧兵:孩子们在水边玩木船倭寇要来了孩子冒险进水里拿!此后,该目标连续三年均被写进滁州市工作报告。

  力争第三的滁州,在2019年迎来客观“利好”。

  第四次经济普查后,全国在2019年底开始实行P核算,东湖新村此前2018年的数据也多有修正调整。不少地方被“挤水”,安徽的数据则被大幅上调4004亿元。

  其中,得益于规模以下单位数增加较多、异业活动单位得到全面反映等原因,滁州2018年的P被上调最多,增量高达近800亿元。当地原本公布的1801亿元P,被修正为2594亿元。2019年滁州“暴涨”的P,正是在修正数据基础之上核算的。

  而接连超越钢城马、昔日“长江五虎”安庆以及安徽唯一千万人口城市阜阳,滁州在2019年实现全省最高的9.7%经济增幅,同样离不开“主观”努力。其中,打好“南京牌”可谓滁州一大亮点。

  马和滁州都是南京都市圈。两城从北到西,将邻省省会南京西侧包了个严严实实。坐高铁的话,从马、滁州到南京,都只需20分钟左右。

  南京都市圈示意图 图片来源:泽平宏观

  对于马而言,融入南京都市圈、对接南京发展,是其发展重点之一。东湖新村不过,对接邻省省会,马却是“东向发展行动迟缓,跨江发展力度不强”。

  去年7月,安徽省委巡视组向马市委反馈这一问题,马随即作出三项整改。其中,“把融入南京都市圈作为当务之急,以及马经济发展的‘首要战略’”,被放在第一项。

  相较而言,滁州打的“南京牌”,成效则受到多方肯定。

  2015年,国家级南京江北新区正式获批设立。下辖8个板块中,一半与南京江北新区直接接壤的滁州,也喊出“对接大江北、建设新滁州”口,并强调不止于简单依附,而是“等高对接”。

  2019年,滁州对接南京迎来国家战略。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中,“点名”六组省际毗邻区域合作,滁州占三分之一,且都与南京相关。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当时,安庆和阜阳先后派出党政代表团,到滁州实地考察学习。安徽省副省长、阜阳市委杨光荣曾表示,要认真学习滁州在工业发展、园区载体和项目建设等方面取得的好经验。

  而据安庆官网报道,安庆代表团考察后认为,滁州近年来势头良好,一定程度也归功于前期招商引资项目的落地见效:几十亿甚至百亿大项目,大多都是在一年之内,完成签约落户和投产,“效率之高出人意料”。

  这样的“滁州速度”,未来还将跑多远?

  文字|黄名扬

原文标题:安徽搅东湖新村局者上位:滁州有多猛 网址:http://www.qianchuang.cn/shenghuoyaowen/2020/1013/91500.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狐假虎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