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要闻交10元可得上百万元回报?起底“民族资产解冻”

游戏要闻 2019-10-28100未知admin

  原标题:交10元可得上百万元回报?起底“民族资产解冻”

  你听说过民族资产解冻诈骗吗?

  有人“乾隆”再现,解冻几十亿海外资产。加入会员微信群,每人交十几块钱,就可以分到几十万。

  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我国没有任何民族资产解冻类的项目。凡是打着类似旗号进行的,都是诈骗。但目前,仍有大量群众,沉浸在一夜暴富的美梦中不愿醒来。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位于广西西北部,云贵高原东南边缘,距首府南宁360公里。从凌云县城向东,沿着盘山道,车行四十分钟,就是逻楼镇。近年来,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在全国各地呈高发态势,仅今年,全国就打掉了284个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团伙,控制犯罪嫌疑人3589人。令人吃惊的是,处于犯罪链最顶端的犯罪嫌疑部分都来自这个逻楼镇。

  杨昌勋是凌云县打击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专案组。他从局里的老口中听说过,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逻楼镇就出现过这类案例,据说,就是从这个山洞起源的。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专案组 杨昌勋:看似很普通的一个山洞,但是就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被一些诈骗作为他们实施诈骗的一个地点。诈骗他就是以以前的名将李仁的夫人李氏的名义,称有一笔宝藏就藏在我们这个山洞里。

  △诈骗口中藏有宝藏的山洞

  杨昌勋说,最早的民族资产解冻诈骗,是把人骗到这个山洞来,他们事先安排一个化了妆的白胡子老人坐在洞的深处,声称只要向老人递红包,就可以带走洞中的宝藏。“老人”也并不是真的老人,而是诈骗让一个人化妆扮成的,坐在那里宝库。

  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起源很早,但多年来,只是偶有案发。直到2016年前后,这类案件由带人进山洞寻宝藏的原始模式,迅速升级为以网络新为载体、以解冻海外资产为名义的新型诈骗模式,案件规模也呈高发态势在全国蔓延开来。

  这类究竟有何高明之处?为何在近几年集中爆发?还要从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的基本套说起。

  基本套:拉会员进微信群

  △图为冯俊英

  7月12日,记者在广西百色市第二所特殊见到了70岁的冯俊英。很难想象,就是眼前这个头发花白、行动不便的七旬老人,在两年时间内,组织了几十万会员,收取几个亿资金,心甘情愿地转账给了诈骗。

  犯罪嫌疑人 冯俊英:那些老人他们有钱的,他们线亿的“见面礼”要解冻。

  冯俊英是顺义人,她声称自己见到了乾隆,乾隆还亲自委托她,负责解冻60亿的海外资产。

  冯俊英说,2016年,乾隆联合,授命她以微信群的方式拉会员入群,并以“冯俊英皇家军团”命名,发展了30多万会员。乾隆等人还她从会员手中收取各类手续费,作为启动资金用来解冻巨额海外资产,并承诺解冻完成后,这些钱将作为国家精准扶贫资金,分发给她和会员们。

  每人交几块钱、十几块钱,未来就可以分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样一本万利的好事儿让冯俊英和会员们积极地筹款。两年时间,他们累计被骗3亿多元,直到广西百色市找到冯俊英时,她都不相信这钱真的打了水漂。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从正思维逻辑来推理判断的话就能够发现是假的。你想一下,一个项目投资一百块钱,就算是放高利贷,也不可能在短时期之内有这么大的利润回报,他们就相信。

  人为什么会这些根本不符合常识的人和事?在这个中,关于海外老人和海外资产的环节设计,是诈骗套的重要一招。

  假扮海外老人 伪造

  △冯俊英称自己“真见着了乾隆”

  冯俊英笃信清朝的老现在还活着,而活到现在是因为吃了太上老君的炼金丹。据冯俊英说,她在一个小旅馆里真见着了乾隆。

  被海外老人的离奇故事的不止冯俊英一个,记者在百色市遇见了另一位者,她也徘徊在信与不信之间。

  马玉娟(化名)本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2016年她被朋友拉进微信群开始参与解冻资产活动,她也亲眼见过神秘老人。

  △诈骗假扮的“海外老人”

  据马玉娟说,这些号称海外老人的人其实有很多个,身份从历朝历代的、到时期的人士、甚至留在的,说法不一。

  △伪造的

  他们有的声称把巨额资产存在了海外银行,有的则说自己在国内某个大山深处藏有大量宝藏。这些人都能出示财产的证件,还能说出相应的历史故事,正好与人对历史的一知半解相吻合。更让他们信服的是,这些神秘老人还通过邮件给他们发来了伪造的。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专案组 杨昌勋:在他们思想里面,可能就是认为这些、红印章是至高无上的。我们跟被害人聊的时候,他们就说到这个事情,他们认准了这个,盖了国家部门的公章,这个怎么可能有假。

  者 称其为“猪头”、“猪崽”

  冯廷标,46岁,凌云县逻楼镇农民。在民族资产解冻的虚幻故事里,他自称是一名120多岁的老人,在大山中守着一座装满宝藏的宝库。

  犯罪嫌疑人 冯廷标 :我就跟他说宝藏多了,夜明珠、玉,反正黄金、游戏要闻白银宝藏挺多的。我就说我在十万大山这边守库。然后她就突然说一句,她说你说十万大山我知道了,电影我都看过了,当年不是在十万大山剿过匪吗?我说那你就说对了,当时派兵围剿我们时候,我们老人就躲在地库里面,我们有一个月没有饭吃,就靠宝藏来养活我们。然后她说那老爷子你说这样我就相信你了。

  在看来的故事,居然就被相信了。虽然骗取了少数组织者的信任,更为广大的群众又是如何沦为诈骗的取款机呢?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有顶层的诈员,有下线有各层级代理,最后到群众。这样的顶层诈员在他们的业内俗称叫做“割猪”。他们叫“割猪者”,下线各层级代理的叫“猪头”。下面普通的群众是“猪崽”。

  在这个犯罪链条中,顶层诈骗嫌疑人是始作俑者,他们把冯俊英、马玉娟这样人组织者称为“猪头”,他们去组织群众、完成收款。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因为感觉这些人好骗,所以把他们当成猪来比喻。有一种在里面。

  梳理全国两百余起以“资产解冻”为由实施的诈骗案件,数据显示,已呈现地域性犯罪特征。那么,逻楼镇是如何发展成了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的中心点?地域性犯罪的重症又是因何而发呢?

  逻楼镇下辖15个村委会,总人口约28000余人,长久以来,村民以耕种、外出打工为主要生活来源。记者在与村民的聊天过程中了解到,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的确早就存在,但多年来,都是不务正业的人混饭吃的。但2016年前后,情况的确发生了变化,游戏要闻村里的豪宅、豪车突然多了起来,犯罪也从特殊群体开始蔓延到了普通人家。冯廷标家就是比较明显的一家。

  △冯廷标的其中一处房产

  冯廷标是逻楼镇瓢村村民,这个尚未装修完的房子只是他暴富的冰山一角。据警方调查,他在南宁市、百色市和凌云县城至少拥有三处房产,名下轿车有三辆奔驰、一辆玛莎拉蒂,都是他2016年之后购置的。瓢村的村民都知道,他本是个普通村民,初中毕业之后一直外出打工,做过流水线工人,开过一家米粉店,日子一直过得很普通。

  那么,2016年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刺激他改变了生活的轨迹呢?

  羡慕别人发财 眼红心生骗意

  罪嫌疑人 冯廷标 :以前听人家说搞什么四六箱诈骗,但是没见人家发财。但是到后面来见人家突然之间发财了,那时候我们心里有一点了,太羡慕人家了,眼红了。

  冯廷标的感受在逻楼镇并非个例,梳理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案不难发现,2016年前后,一直处于偶发状态的案件升级为非接触式犯罪,人通过微信群、qq群的方式管理,通过更为快捷的微信转账、网银转账等方式运作资金,人群体迅速扩大,涉案金额也随之呈几何倍数增长。随着犯罪手段的升级而变化的,是犯罪构成的不同。

  杨昌勋说,年轻人对网络信息资源的新思与接受能力比较强,使用起来也比较熟练。最低年龄的诈骗嫌疑人才20岁。

  统计数据显示,在目前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80后、90后比例为75%。除了犯罪技术更容易被年轻人使用,犯罪低龄化的背后,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诱因呢?

  年轻人外出打工 没成想犯罪

  今年4月,为了遏制逻楼镇的犯罪事态,百色市在全市抽调60余名入驻逻楼镇的重点村落。两个月前,介福村这户人家的儿子被安徽警方后畏罪潜逃,驻村上门走访做工作,父母最终把孩子劝回来自首。如今,一提到儿子,母亲就忍不住抹眼泪。

  这对夫妻都在家务农,儿子不到20岁就外出打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居然成了被的犯罪嫌疑人。

  △犯罪嫌疑人曾经获得的各个项

  犯罪嫌疑人的母亲说,上家下家都说他们家两个孩子是最听话的,叫他去做什么他都跟着去做,不嫌累的。犯罪这条,肯定是“养儿不怕憨就怕受人家攀”。

  儿子被安徽警方带走之后,夫妻俩再也没有见过他,外出打工的孩子就像飞出了的鸟,父母们也疑惑,他们在外面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又是怎样滑向了犯罪的深渊呢?

  打工谋生太苦 实现梦想很困难

  △看到女儿的照片 冯凯失声痛哭

  冯凯,今年23岁,逻楼镇山逻村人,因涉嫌进行民族资产解冻诈骗被警方。被后他太想念女儿,委托带女儿照片给他看看。

  冯凯初一辍学后就到广东工厂做工,过着每月赚四五千元工资的生活,但很快他对于这样的生活开始感到不满。

  犯罪嫌疑人 冯凯:你说那时候三四千工资,像我们年轻人根本存不了钱。那时候刚去广东,十七八岁,又爱打点游戏,得点工资一半都去充值买装备了,一个月够吃够零用,基本上存不了什么钱。以前从小长到大的发小,各个都是开着豪车的,就感觉心里面有点不平衡。

  在警方的统计数据中,这些年轻的犯罪嫌疑人都是初中或高中学历,甚至很多人还是辍学状态。这些年轻人辍学后走出大山,梦想着像父辈一样通过打工过上优于农村现状的生活,但现实让他们明白,实现梦想有很多困难。

  李浩(化名),27岁,是逻楼镇新洛村人,和村子里多年在外打工的叔父的谋生手段一样,他最初也是在建筑领域卖苦力为生。干久了,他不想受这个苦,又想挣大钱。

  犯罪嫌疑人 李浩:做之前已经有被抓的心理准备了,但是心已经把这些想法都盖过去了,被抓之后,反思过来才觉得,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

  熟蔓延 家族式诈骗

  调查中我们还发现,逻楼镇犯罪高发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犯罪手法在熟人之间的和蔓延。目前,机关重点打击家族式的诈骗案件,他们驻村工作,就是要把涉骗家庭的情况摸清吃透,从根本上拔出诈骗的。

  广西百色市凌云县委 黄书贵:关键还是要给他们付出成本。一定要把他们非法获利的东西搞掉。汽车该,房产该拍卖拍卖,绝对不让他坐几年牢回来得一栋100万的楼在那里,不行的。

  逻楼镇的治理正在推进中,然而,要铲除犯罪土壤,并非是在这个山镇就可以完成的课题。

  民诉我们,无论是何种类型的诈骗,犯罪的完成都离不开被害人或主动或被动的“配合”,这样的现象在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中尤为突出。

  梁立军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从冯俊英的案子开始的。

  对骗子言听计从 已然成为

  2017年11月,他和同事找到冯俊英,希望她配合做一份人的询问,在门外等了一个多小时,冯俊英拒不开门。等终于进了门,骗子的电话也同时打了进来。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 梁立军:我们一听,就是我们这边口音的骗子。几乎不用什么铺垫直接就提到钱。“冯姐我是某某银行的行长,我现在人在美国,我们那一笔解冻资产现在正在搬上直升飞机,5个亿美金马上就运回国内。现在什么都不差,飞机准备要起飞,没钱加油,您看能不能跟会员们说把飞机的油费给打进来,打八万块钱到这个账户就行了。”冯俊英当时想都没想,放下这个电话又拿起另外一个电话,然后又打开微信,直接在群里面发号施令。

  令梁立军意想不到的是,冯俊英把骗子的说法进行了加工完善,向微信群里的会员发布收款信息。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 梁立军:骗子跟她说是钱运上直升飞机,叫她打过来的是直升飞机的油钱。她明明知道这个事情是不靠谱的,直升飞机运什么美钞,这个事情显然是很,她跟会员又是另外一种说法,她说钱已经打到国内了。他们已经沦为骗子的。

  冯俊英并不是个例,在办案过程中,很少有人来报案,甚至找到他们都不愿意配合,但他们对骗子却言听计从。

  专案组在办案过程中有个共同的,在整个犯罪链条中,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而有组织的群体,他们组织结构严密、纪律严明、思想统一,还齐心协力。这些人为何会积极配合犯罪嫌疑人,以致沦为犯罪的呢?

  遥远的发财梦 失控的“皇家军团”

  直到记者采访结束,冯俊英还做着一个遥不可及的发财梦。

  犯罪嫌疑人 冯俊英:联合国有一笔扶贫款,批了6600亿,是我唯一的希望。批的那两天我就上这儿来了。联合国扶贫办二号是中国人,不会蒙我。

  冯俊英本是一名印刷厂的退休工人,退休后一直做保健品推销。2016年,因为号称见到了“乾隆”,开始所谓的民族大业活动。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 :其实我认为,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相信,最主要还是自己在从中得到获利了。交10块钱就能够得到20、30万甚至上百万的回报,巨大利益的面前,趋利心理太严重了。如果你没有这个,就不会相信天上掉下馅饼。

  不仅冯俊英相信天上掉馅饼,她的“皇家军团”的几十万会员,居然也对这个馅饼不疑。

  广西壮族自治区刑事侦查总队长 吕开旺:赌博的心态,以小的心态,给你画了一个大饼,一次几百块钱,你就能够拿到一套房子,得到几十万的回报,有就发了,没有就当丢了。

  趋利,再加上一些投机者的侥幸心理,在一场中,诈骗嫌疑人在赌博,人也在赌博,双方狭相逢。与侵财类诈骗的内核一致,主要原因还是一夜暴富的贪利。但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事情似乎又不是那么简单。

  △冯俊英的转账记录

  事实上,冯俊英从“皇家军团”经手了3个亿的资金,除100余万挪为己用之外,绝大部分都转给了骗子,这又是为什么呢?

  人员结构:组织严密,纪律严明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 :在跟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前面她是完全相信的,这部分她肯定要。到后面质疑了之后,她还要继续这样做,是为了维持她这个团队、这个组织的稳定性。

  △人员结构

  对于冯俊英来说,她的“皇家军团”就是她的王国。她自任总司令,下属副总司令4人;管理12个纵队;每个纵队两个军;每个军最多管理100个微信群;每个群最多500人;估算会员几十万。而这个庞大群体组织严密,纪律严明。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 :整个人员结构就像一个,像冯某就是在的顶端。前呼后拥,一个老太太白天吃饭、逛街,包括晚上睡觉都有人陪她,作为这么一个老太太,她在上可以呼风唤雨。尽管围绕她身边的也是一些老大爷老大妈,但是这些人都是从心理上彻彻底底服从于她的管理。

  不光冯俊英,各个层级的管理者们也都在这个王国中享受着层面的满足。而令人吃惊的是,更基层的会员群众,居然也对这个虚拟的王国异常热情。

  在“皇家军团”,有着严格的群规和任务,会员每天打卡,参加群内升国旗、唱国歌、学习规。而对于这些形式主义,会员们则认为是“爱国”、“非常正能量”的表现。

  △普通会员可得到数量不等的安家费

  为了保持群里的气氛,经常有伪造的发到群里,称会员们为国家的有功人士,并详细规划了分款的方案,“每个普通会员都可以分到叁佰万的安家费”,“组织人员不得贪污”等说法,让会员们欢欣鼓舞。这些人仿佛每天有了上的盼望与寄托,认为今后自己的生活一定会富裕起来。

  除发财致富之外,冯俊英和人们还心心念念的要建设一个叫做三院的项目,即:大家解冻回来的资产,30%分给会员,剩下的70%集中起来建设三院,即养老院、医院、孔子学院。

  调查中记者发现,遍布全国各地的者年龄层大多集中在50岁以上,文化程度多集中于中学文化程度以下。

  老人们对养老、医疗问题的关切恰恰变成了被诈骗利用的弱点。就这样,为了每个人能分到几百万安家费,也为了共同建设三院,70岁的冯俊英与核心在外面租了房子,没日没夜地筹款、转账,忙忙碌碌、争分夺秒地把钱转给诈骗。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 梁立军:老太太躺在床上,她旁边放着四五台手机,一刻也不停,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接完这个那个响。我们就劝她,冯阿姨你能不能把你的电话给关了,游戏要闻她说不行,我电话不能关,关掉我的电话就是误了我的大事。

  “要拦住大家不被骗,实在力不从心”

  两年时间,冯俊英和会员们被不同的诈骗诈骗了上百次,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得到回报。按照常识,总会有人,但这个“皇家军团”却像一辆失控的火车,一狂奔,难以停下。

  就在采访结束的当晚,又有诈骗给马玉娟打去了电话,号称有几个亿的民族资产让她带领群众去解冻。虽然马玉娟没有再上当,但是,7月27日,马玉娟又给我们发来微信,她曾经的同伴,也是“皇家军团”的另一个小,正在组织会员筹款。

  马玉娟发来的图片中,这个红的个人资料显示在中国人生科学学会雷锋战友艺术团的网站上。而红本人的头衔是中国循环农业产业创新发展战略联盟乡村振兴战略领导小组副主任。

  记者致电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寻找这个红。但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却明确表明没有雷锋战友艺术团。于是记者又拨打了网上提供的中国人生科学学会雷锋战友艺术团的网站电话,却被告知“认识此人,隶属于乡村小镇。”而记者说明刚刚致电中国人生科学学会,对方表明没有雷锋战友艺术团后,对方却说出“你查不出来,那你就是假的”这种的话来。

  我们把这样的信息反馈给马玉娟,但她表示,要拦住大家不被骗,实在力不从心。

  人组织者行为在法律上难以界定2018年9月,广西百色市以涉嫌诈骗罪冯俊英。

  在过去两年,冯俊英在每次收取手续费时,都以管理费为名,多收取几毛到几块钱不等,用于自己和其他核心的各类花销,还将100余万划入自己的私人账户,这样的行为已经相关法律。

  但冯俊英后,她手下的二级、组织者将“皇家军团”改头换面,继续带领会员参与他们所谓的“民族大业”。

  广西百色市专案组负责人 覃军雷 :说精确点他们就是。人组织者是真真正正的执行者,不折不扣的执行者,不遗余力地去执行。这才是这类犯罪的根本。

  不同层级的人组织者“猪头”,他们从会员身上收款、再转给诈骗的行为在法律上如何界定,这是们最棘手的打击难点。

  广西壮族自治区刑事侦查总队长 吕开旺:对于民族资产解冻类犯罪,我们原来都没有定义为诈骗,而是定义为传销。之后发现又有传销,又有骗,多种手段融在一起。所以如果是过去按照传销来打,实际上拉人头5个人以上就可以依法处理。如果按照诈骗来打,因为他所得来的钱全部上缴了,给骗子拿走了,然后他想得到的是预期的更大的收益,跟传销又有差别。

  即便没有非法截留赃款,但这些“猪头”的行为也确实成了诈骗的。不仅如此,他们还公然对抗执法。

  广西壮族自治区刑事侦查总队长 吕开旺:我们主张前的“猪头”,应该是诈骗的共犯,就是他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他也明知道这个项目是,却还是去实施。以下的范围非常广,应该要研究一个法律,但是现在,我们在这个法律上是空白的。

  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法律法规加紧出台,用于指导办案,将处于模糊地带的行为纳入法制规范的轨道。

  民族资产解冻类诈骗原本就是最简单的,不过是随着时代变化升级了犯罪手段,但的最核心,以人的为切入点的根本,自始至终未曾改变。

  (封面图片来自摄图网)

  

Copyright © 2002-2013 狐假虎威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